加入
我们
投稿
反馈
评论 返回
顶部

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三十年前的国际新闻研究生姜心比心-侠物语cdkey-延安女城管遭人肉

2019-06-09 19:09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  今年春节前,我接到一个电线年前的国际新闻研究生。30年前的研究生!我哪里还记得名字。他说他们同班四人打算假上海国际中心邀请我们夫妇二人参加晚宴。30年前的学生邀请我们聚会,我自然乐意参加。他们十分热情,担任某出版社社长的韩玉亲自驾车接送我们夫妇。席间我的老学生们频频举杯敬酒,祝先生和师母健康长寿,使我们甚为感动。

  过去的新闻记者要采访外宾时就得带上一个翻译。语言一经翻译,往往容易出错或是词不达意,闹出笑线年,当时我担任瑞金医院烧伤科主任,1963年接上断肢的陈中伟陪同一位美国烧伤专家前来瑞金医院参观,由我接待。他们还带着一名翻译。外宾说到一些专业名词的时候,例如烧伤的焦痂(eschar)、自体器官(此处指皮肤)移植(autograft)、同种(homograft)、异种(heterograft)等专业名词,翻译有困难,我就代为译出来,当时翻译不以为忤,并不觉得丢脸,因为任何翻译不可能精通所有专业的词汇。

  后来上海外国语学院(当时尚未改为大学)要建立国际新闻系,培养一批(第一批是7名)既熟悉新闻业务又精通英语的研究生,希望他们都能熟练地用英语进行采访和用英语报道。这个任务就落到了钱维蕃和我的头上。钱老是新中国成立后唯一留在大陆的英文报纸的记者,他曾是英文《密勒氏评论报》和《字林西报》的记者,所以他是真正的国际新闻专家,而我完全是半路出家,根本没有搞过什么国际新闻,也不懂什么是国际新闻。也许因为我是个医生,知识面比一般的英语老师广一些,所以选中了我。跟随着钱老,我们这个“双钱牌”勉强挑起了这个担子。另外有两名年轻的讲师协助。反正有钱老做靠山,我也就勉为其难。上新闻课完全用英语讲课,这就算是“国际新闻”了。为了熟悉国际新闻业务,我从图书馆借来了三本厚厚的英文新闻书,拼命往脑袋里灌,书里看来的就在课堂上讲,十足的现买现销。谁知过了不到一年钱老不幸仙逝,他去世时才74岁。他一走,我失去了靠山,落得个犹如曹孟德所云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,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”,接着两名讲师都出国了,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“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”,没有人能帮忙。在困境中,我只好硬着头皮独自拼命撑下去,我一个人竟开了三门课,都是用英文讲课。好在当时我还刚满60岁,尚有精力。在我们师生的共同努力下,这7名研究生后来总算毕业了。他们念得好累,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我比他们更累。不过学生们对我的讲课比较满意,因为我常在讲课中常穿插一些外语笑话提高大家的兴趣。

  如今当年的这批研究生早已独立成才,均已担任领导干部或私营企业主。特别令我感动的是,远在苏州工业园区的企业主丁汛为了探望我这个多年前的老师,特地从苏州赶来参加宴请。师生之谊实在情深。

  后来上海外国语大学成立了国际新闻学院,院长就是我当年的学生郭可,他已经当了多年的教授了。学院培养了许多国际新闻专家,在全国的新闻机构担任要职。如今,国际新闻已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一门重要的专业,笔者当年的努力也算有一点成果了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国际新闻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

技术咨询 联系方式:QQ:3481645755 邮箱:3481645755@QQ.com